1.jpg

“陪伴,是最好的治愈”。

对饱受阿尔兹海默症、认知障碍折磨的老人来说,这不是一句鸡汤,而是实实在在的良方。

他们健忘、孤独、不懂社交,难以融入社会,甚至记不住自己子女的模样,但在与毛茸茸的“宠物医生”相遇时,脸上却往往浮现出久违的笑容。

“厌倦感、孤独感和无助感,是疗养院的三大瘟疫,一位医生用两条狗、4只猫、100只长尾小鹦鹉、一片菜园和一个花园,向这三大瘟疫发起了猛攻。他成功了,疗养院的死亡率降低了15%。”

这段话源自《最好的告别》一书。读到这一章节时,贾爱芳心动了,这是她第一次了解“动物辅助治疗”这个概念。

贾爱芳是上海臻悦护理院的护士长。她的服务对象里,有很多认知障碍的老人。他们抵触陌生环境、不信任医护人员,偶尔甚至有暴力倾向。

 

2.jpg

拒绝和外界接触,又缺乏锻炼,认知障碍的老人会陷入脑退化的恶性循环。

针对认知障碍老人的治疗,过去大多依赖药物。

“但老人大多伴随其它慢性病,当叠加药物超过5种以上,容易形成‘处方瀑布’,带来不良反应”,这是贾爱芳不愿意看到的结果。

老人们进入这个医院,意味着踏上人生最后一段旅程,“他们不应该在孤独、无助和药物带来的痛苦中离开”。

3.jpg

住在这里的老人更像一个小孩,他们缺乏安全感,需要人关注。

贾爱芳向护理院提出“宠物辅助治疗”的想法时,该疗法在国内还是一个新概念,不光护理院认为太过冒险,老人家属也纷纷提出反对意见:

“我妈不喜欢小动物,还是算了吧”、“我比较担心宠物的卫生问题”、“动物会伤到老人吗?”……

在贾爱芳的游说下,五位老人的家属,同意参加了第一次动物辅助治疗测试。

4.jpg

治疗犬跟志愿者一起为老人表演。

当志愿者带着治疗犬进入护理院时,院方和家属的疑虑消除了大半。

“它们不乱叫,不随地大小便,身体干净,没有异味,听话,不会扑咬人”。

在和治疗犬互动时,老人们露出了久违的笑容。其中一名老人的变化,给贾爱芳留下了深刻印象,她直观地感受到了宠物治疗的力量。

b2.jpg

老人名叫姚兰英,90岁,因患阿尔兹海默症住进护理院。

“刚进医院时,她有两个月不说话、拒绝吃药、不肯睡觉,晚上爱在床上闹腾,并伴有严重的暴力倾向,吐口水……”贾爱芳说,老人的表现,让护士们一度苦不堪言。

5.jpg

姚兰英(左三)差点认不出自己的女儿。

但令大家惊讶的是,第一次接受宠物治疗时,姚兰英像变了一个人。

“Lucky!”第一眼看到治疗犬“摩摩”时,因为外形相像,她将其误认为是自己家里的宠物,还主动跟志愿者聊起Lucky的故事。

那是姚兰英入院以来,第一次敞开心扉,愿意跟人接触。在志愿者引导下,她抚摸着摩摩,给它喂食,和它说话,仿佛回到跟Lucky相处的快乐时光。

6.jpg

看到了像极了自己的宠物狗Lucky,姚兰英紧紧抱住小狗,让她回忆起很多事情。

志愿者告诉姚兰英,狗狗叫“摩摩”,不是Lucky,“但摩摩以后也是奶奶的朋友了”。

姚兰英并不失望,她伸出双手,紧紧地抱住了摩摩。

“之后,姚奶奶变了个人,讲卫生了,爱跟大家交流了,和院里的其他老人也相处融洽,还喜欢帮护士医生按摩,很受大家欢迎”。

姚兰英的女儿每周都会来看望母亲,看到了母亲的变化,她也深感高兴。

7.jpg

姚兰英跟女儿说悄悄话。

“宠物是我们母女之间的一个纽带,妈妈常说,想看看我的小狗,实际上也是想看我,她非常珍惜和我相处的时光”。

母亲的记忆正在渐渐消逝,有时甚至无法认出女儿,但她总能想起lucky的名字。动物和人的这种关系,让贾爱芳深感奇妙。

8.jpg

宠物行为专家吴起(右1)

治疗犬在欧美等地已有百年历史,而在中国,起步才刚刚8年。

作为中国PFH治疗犬公益项目的发起人,吴起是第一个将宠物治疗模式引入国内的人。

“国内对宠物治疗了解并不多,很多人甚至对狗狗有恐惧心理,担心治疗犬会咬人”,吴起说,这给推广带来了很大难度。

9.jpg

准备登场的治疗犬和志愿者们。

另一方面,要培养一只合格的治疗犬,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,至少需要四个步骤。

第一是社会化,让狗狗多接触陌生的环境,适应跟陌生人及陌生犬只的相处;

第二是服从性训练,包括学习一些指令,听懂主人的命令;

第三是去敏感化,训练狗狗如何在各种场合里不会惊慌失措;

最后是学习互动才艺,通过才艺表演吸引服务对象,与其拉近距离。

10.jpg

治疗犬安静地等待老人的到来。

整个训练过程需要一年多时间。

“第一步是最难的,因为大众的不理解和排斥,狗狗难以到商场或学校等场合进行社会化训练,我们只能选择一些周边场合进行”。

11.jpg

吴起宠物工作室创立的中国PFH治疗犬公益,已为四五十家养老院进行宠物治疗服务。

近两三年来,吴起能感觉到,公众对治疗犬的接纳程度正在提高,大家逐渐认可了这种非药物的治疗方式。

吴起的宠物工作室服务对象包括认知障碍老人、自闭症儿童、白血病儿童、肢体残障人士和抑郁症群体。

8年来,吴起和志愿者们自费服务了超过10000人。

“当你看到一位连笑肌退化了的老人,因为抚摸治疗犬,终于笑了的时候,你就会明白,所有的坚持,都是有意义的”,吴起说。

Copyright © 2020 Zhenyue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   沪ICP备19046082号  沪医广[2019]第12-12-G646号

上海臻悦护理院  版权所有  |  微滴提供技术支持